志明是他,春嬌也是他,躲進電影中尋安慰的彭浩翔

電視線上看《春嬌救志明》,很多人把“志明春嬌”系列當愛情片或cult片看,滿足自己對愛情的幻想或者對公開談論惡趣味的需求。其實無論春嬌還是志明,都是彭浩翔的分身。前兩集中,彭浩 翔化身為志明,一個開口就開車、不想做選擇的男孩兒,餘春嬌則更多是彭太太的化身。這一次《春嬌救志明》,余文樂要求志明長大一點,彭浩翔便在春嬌身上投射了那個因為父母離異而孤獨、敏感、缺乏安全感的自己。然而,現實中與父母的和解不會輕易發生,玩了一輩子的爸爸忽然溫柔地開導春嬌,忽然“長大”的張志明對於“作妖”的春嬌始終不離不棄,都是彭浩翔給自己製造的泡泡,用來治癒那個童年時沒有被善待的自己。

“救春嬌”是個偽命題

這次片名雖然叫《春嬌救志明》,在彭浩翔看來是春嬌和志明互相救。彭浩翔說,他一開始寫的時候希望春嬌救志明,寫完後發現得是互相拯救,但也不能因此把名字改成《春嬌志明互相拯救》,所以還是保留原名。但是看完片會發現,其實也不存在互相拯救,只有春嬌被拯救而已,而且救人的並不是志明,而是春嬌的爸爸“拯救”的。

春嬌的爸爸年輕時比志明還調皮愛玩,出軌後離開了她們母女。這段過往給春嬌帶來很多陰影,塑造了她敏感、缺乏安全感的性格。這段故事和《人間小團圓》中楊千嬅與吳孟達的關係差不多,都是彭浩翔對於自己在同一段時期親子關係的投射。“爸媽的婚姻關係對於我對愛情的想法有很大影響,我爸媽就是很早就離婚,所以我會變成對愛情有點擔心。春嬌這種感覺其實比較像我。”

 

《人間小團圓》宣傳時他曾說,結婚後才懂得與父母和解。然而現實中所謂“和解”,真的能夠像楊千嬅和秦沛一樣,坐在公園長椅上聊了個天,就能輕易達成?追問之下,彭浩翔坦誠,現實中他也嘗試過主動交流,但很難像電影中這麼完滿,“要長輩跟你討論他的感情問題,特別是爸媽跟兒女去講其實蠻難的。我們中國人老是覺得爸媽是高高在上,交流是比較少。”

所以,秦沛飾演的爸爸在春嬌鑽牛角尖時,給予的溫柔開導,僅僅是彭浩翔作為一個曾被忽視的小孩子的美好願望而已。

美好願望就像泡泡,很美好,與殘酷現實衝撞時也很易碎。現實中出軌出走的爸爸們,到老還在夜店消磨時光,但電影故事要是這麼編,春嬌還怎麼相信愛情,予人寄託。為了消滅這種衝突,彭浩翔給了春嬌爸爸一段新婚姻,畫風相當卡通,卻一定要有年輕漂亮的妻子為其“背書”:在你們眼裡他是渣男,但我知道他是一個能逗人開心,能讓人在生死關頭第一個想起的人

更有趣的是,對於這樣的爸爸,同樣身為男人的彭浩翔,就像第二集的春嬌面對出軌的張志明,充滿矛盾,既想證明他是錯的,又想為他的行為尋找合理性:“有些時候男人就是這樣。有點像紅酒一樣,不放到那個年份,就不能成為紅酒。可能春嬌的媽媽50歲碰到秦沛,會有一個好結果,因為他終於自己長大了。這個逼不來的。”“所以志明春嬌系列講的其實是男人不能逼婚?”“也算是吧。”

這也就能夠解釋,為何春嬌老是指責志明幼稚、自私,還為了地震時志明獨自躲在桌子下的行為和他大吵一架,分手後還搞得自己生無可戀,卻因為一通熱鬧的求婚就原諒他了——因為“救春嬌”根本就是個偽命題。

春嬌從頭到尾就沒有擺脫過父母的婚姻關係帶來的影響,也沒有能力去擺脫。她用志明去對標不負責任的爸爸,表面上看起來是希望通過改變他,來修正過去爸爸對母親對自己的虧欠。實際上,她在構建親密關係時,一直在尋找爸爸的替代品,像爸爸一樣幼稚的志明讓她覺得安全,像個母親一樣去包容志明,才是她最熟悉的維持親密關係的方式。面對有問題的親密關係,人類其實是非常畏難的,習慣待在舒適區不出來。這樣的志明才是春嬌的舒適區,春嬌並不想走出去。

“女生內心深處都會喜歡一個長不大的人,可以將母親的感情投射進去,會經常想,萬一我不在他身邊,他就完了。”彭浩翔說的是女人,其實也是在說自己。

志明需要“長大”嗎?

 

為了“救春嬌”,志明必須長大。然而志明真的長大了嗎?當著女朋友的面拒絕青梅竹馬“捐精”的要求,就是長大了嗎?在街頭開演唱會,眾目睽睽之下又道歉又求婚,就是長大了嗎?

面對這些問題,彭浩翔是很雞賊的。他一邊忙著立flag,女人喜歡長不大的,男人長大是不能逼的,一邊又給志明強行加“技能”(拒絕捐精、陪春嬌媽媽買菜、公開求婚),最後通過對比得出結論“能看到一個幼稚的人為你長大50%,就已經很厲害了”——哪怕他還遠遠不如上一集徐崢飾演的Sam那麼成熟。

即使志明長大了,被美化的彭浩翔又真的長大了嗎?這種美化了的“長大”,到了彭太太那裡便不堪一擊,“她很清楚,她說你才沒有這樣”。生活中的彭浩翔,依然是一個連穿什麼衣服都無法自己做決定的人。他只有在拍戲的時候才是果斷的、不容置疑的,仿佛他用來果斷的力氣總是在片場就用光了。

但是對於導致春嬌崩潰的志明在地震時的表現,彭浩翔又是固執的。這段故事也是來自彭浩翔自己的真實經歷,當時他沒能勸動的那個女生曾經寫了一大段文字罵他不負責任,讓他覺得很委屈。為此他固執地把這件事放到春嬌與志明身上,讓男生看了覺得春嬌無理取鬧,女生看了覺得志明無理取鬧,以此來證明男女之間很多分歧,是沒有辦法靠爭論對錯來解決的,“除非其中一方說,算了我不跟你計較這個事情。”所以,電影裡志明在求婚的時候承認了錯誤,在彭浩翔看來其實是志明在“不計較”。饒是如此,很多女性觀眾依舊會感到不舒服,對於春嬌輕易原諒如此自私的志明非常不滿。
兩性差異之巨大,可見一斑。

既然志明改不了多少,春嬌卻總有那麼多需求,春嬌為何還“戒不掉”志明?“生活就是這樣。我跟你說,你到最後也不是挑每一個事情都做對的人。拍拖的時候你會碰到很多人,你拿一張紙出來把所有人的優點寫下來,前5名都輪不到那個人,但是最後偏偏挑了他。”在彭浩翔看來,面對感情,女人身上的悖論是顯而易見的,因此男女關係,根本就是一場幻覺,“你會覺得,這個人好像已經為我改了一點點,雖然改之後也不見得很好,但你還是喜歡這個人。”

“所以志明吃定了春嬌是嗎?”“有一點點這樣的感覺。”“恃寵而驕”的彭浩翔,能讓春嬌恨得牙癢癢的卻又充滿深情說出那句“張志明,我真的很喜歡你”,也就不意外了。

無論是在春嬌與志明的關係中,還是在無數同類男女的關係中,“長大”一直是一個偽概念,到底是春嬌作妖,還是志明幼稚、自私,都不重要,一切都是各取所需,冷暖自知而已。

 

志明為何長不大?

拍春嬌的前史,讓彭浩翔得以面對童年時期家庭關係的自己。那麼張志明身上的那個彭浩翔呢?究竟什麼樣的成長經歷,造就了這麼一個張志明(彭浩翔),用玩世不恭的態度作為與世界相處的方式呢?就像第二集的時候,餘春嬌開始承受不了偷情的壓力,很認真地跟他聊兩人之間關係的時候,他卻突然轉移話題去說泡泡浴,說春嬌迷戀他的肉體等等亂七八糟的話。這正是彭浩翔本人與世界的相處方式:“他不是為了讓大家笑出來,也不是不尊重別人,他是在保護自己。其實這就是我成長過程中一直用的方法。”

長大後的彭浩翔漸漸明白,他所有的搞笑都是有目的的,“當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一個事情的時候,我會用搞笑來解決困局,很難過的時候,也會搞笑。”

然而,人們卻總是誤以為,好笑是天生的。因為他的故事、電影好笑,便先入為主以為他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同樣搞笑的,便總是期待他能隨時隨地講出好玩的故事來逗大家開心。這讓彭浩翔覺得很崩潰,私底下的他其實很無聊,也很慢熱,很希望和這個曾讓他深深失望的世界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在彭浩翔看來,搞喜劇的人,大部分其實是比較悲觀的,因為喜劇是他們對抗悲觀唯一的方法。

春嬌的前史有了,志明的呢?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,彭浩翔顯得更興奮了一些。他坦承其實關於志明的故事也早就聊過了,包括他親朋好友的故事都聊過了,只不過這次先講了春嬌,沒時間講志明瞭。他甚至暗示,接下來的一部不一定是揭開春嬌到底懷沒懷孕的秘密,而是將時間線繼續往回拉——很可能就是要講志明的過去。

 

直男與達利

相比在男女關係中不自覺地美化自己,彭浩翔在表現直男趣味時更坦誠一些,也顯得更可愛一些。

第三集中的志明,因為亂買東西被春嬌碎碎念,也是來自彭浩翔的經歷。一個是出現在正片中的達利雕塑,另一個是出現在片尾彩蛋中的世界第一潮牌supreme的紅色磚頭。這些都是彭浩翔的私藏,前者是他通過朋友花9萬5港幣買的,後者售賣時定價40美金,如今在某寶上已經被炒到700萬人民幣。另外劇照中還驚現一雙根據經典電影《回到未來2》設計的具有自動綁帶系統的Nike Air Mag球鞋,全球限量89雙,市場價格曾達到28638美元。看劇照中它被供在塑膠盒中的樣子,也是私藏。

我能猜到很多女生看到這裡已經掩飾不住想吐槽的心情了,對於她們來說,把錢花在這些都是什麼鬼的東西,心理活動只能用“WTF”來形容。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。對於直男來說,這些東西就是包包、口紅和香水一樣的存在,有時候不顧一切地買買買,只是為了滿足單純的佔有欲而已。而對於彭浩翔這樣的已婚直男來說,買下這些“無用”之物的行為本身,更是一種反抗精神,同時也得以不斷暗示自己,在物理生活空間被老婆孩子“全面入侵”之後,作為一個男人對於自己的生活節奏還是有一定掌控權的。